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溪青竹

————尹常青的博客

 
 
 

日志

 
 

金钱与婚姻啊,孰重孰轻?阴谋与爱情啊,何堪重负?  

2007-01-05 17:43:40|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钱与婚姻啊,孰重孰轻?

阴谋与爱情啊,何堪重负?

                       离异少妇命丧无名山坡     夺命凶手竟是残忍前夫

新闻背景:2006210日中午,湖南省醴陵市公安局“110”报警服务台接到群众报警:在320国道1147公里处,一山坡上有一女子被人杀害。接警后,刑侦大队火速出击,并安排警力在沿途路口设卡堵截。当民警赶到1147公里处时,迎面撞见一神色慌张的男子提着一个油壶。该男子的特征引起民警的警觉。民警当即兵分两路,一路赶往案发现场,一路尾随该男子。快到案发现场时,该男子发现民警,随即往山下逃窜,后被束手就擒。经查,犯罪嫌疑人程卫冬与死者蔡惠霞原来是夫妻关系,两人于2001年结婚,200411月离异。犯罪嫌疑人程卫冬对杀害前妻,抛尸山头,并准备焚尸灭迹的罪行供认不讳(摘自2006213日《株洲日报》第2版)。离异前夫怎会狠心下杀手,将自己的前妻残忍杀害,抛尸荒野呢?请看笔者对此事件的调查。

贪婪主任攀亲,打赌“赢”来儿媳

2001年,对于时任攸县X X X药财站的主任程向前来说,是喜庆的一年。在这年下半年,他的儿子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女朋友。一直为儿子婚事担忧的程向前夫妇二人不禁喜上眉梢。他们夫妇生育了一男一女。女儿虽身患天生性癫痫病,但于去年经人介绍与一位教师结了婚。儿子程卫冬的婚事一直是他们心头的隐忧。程卫冬于1996年驾驶摩托车出了事故,头部受伤,昏迷不醒。虽然经抢救保住了性命,却也落下了一些轻微的后遗症:脑袋没有以前那么好使。但庆幸的是,儿子的后续治疗恢复状况良好,至今已与常人无异,也从没犯过什么病。但儿子的婚事一直悬而未决,父母的心中非常担忧。程卫冬此前也谈过几个女朋友,都是农村户口,父亲程向前心中很不乐意。他想,自己凭着这几十年的不懈努力,从一个农民坐上了地区药材经营部门的主任的位子,甚是不易!他看不起农民,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他知道金钱的巨大魔力。当地农村经济不发达,娶个农村媳妇,今后的经济来源大打折扣。更何况他当主任的这些年也积累了一笔不小的财产,自己在当地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决不能让儿子娶个农村媳妇。于是,他毫不留情地拆散了儿子青梅竹马的女友,嘱咐他一定要找商品粮户口最好是有工作的女朋友。但儿子程卫冬初中都没有毕业,是凭着当主任的父亲才把农村户口转为城镇户口并将他安排在药材站工作。这样的条件,要找一位有工作的女友,谈何容易?于是,很长一段时间内,程向前都为程卫冬的婚姻大事发愁。这次,儿子带回来漂亮的女友,怎不令他高兴?

女孩叫蔡惠霞,是江西省人。她的伯父在攸县干税务工作,家境很好。她自幼由伯父抚养长大,读的是医药专业,现在程卫冬的单位实习。蔡惠霞来到单位实习后,程卫冬对她展开了强劲的爱情攻势,并许诺可以帮他搞定分配工作的事。在当时,学校已不再实行毕业分配了,找工作是件难事。终于,在了解到程卫冬的父亲是药材站主任后,女孩同意和他处朋友了。程卫冬欣喜万分,抽空便把她带回了家。面对这样的女孩,家境又好,程家自然是喜上眉梢,当即催他们马上完婚。

蔡惠霞的伯父当时对程家对程卫冬不了解,不怎么同意他俩的婚事。程向前急了,连忙托与他交情甚好的程卫冬单位领导说媒。在程向前拍板一定能替蔡惠霞安排工作时,蔡伯父的口气没了当初的坚决,算是默认了。蔡惠霞与程卫冬谈了一段时间后,发现程喜欢说大话,不是一个诚实可靠的人。她心里有些犹豫,便跟伯父说了。当听到蔡家想反悔,程向前连忙找到蔡家。说当初双方可都是同意了的,他才着手跑安排工作的事。现在已经花费了不少钱,若要反悔,蔡家必须赔偿他的损失10万元。在程的威逼利诱下,蔡惠霞无奈只好答应与程卫冬继续处下去。

此事过后,程向前嘱咐儿子:这个女孩不简单,一眼就能将你看穿。必须尽早结婚,免得节外生枝。程卫冬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生米煮成了熟饭,到时木已成舟看你能不从?机会来了,一个双休日,单位的员工都回家休假了。夜晚,他趁蔡不备,偷偷溜进她的单身宿舍,捂住她的嘴,欲与她发生性关系。蔡极力反抗,情急之下,踢了程一脚。程恼羞成怒,重重扇了她一个耳光,恶狠狠地说:“单位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友,今天你依了我便罢,不依,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伸手便把她的衣服撕了下来,把她按在床上,强行与她发生了性关系。事后,程卫冬对蜷缩在床上哭哭啼啼的她说,他是一时冲动,失去了理智,请求她的原谅。并信誓旦旦地保证,以后一定会一辈子对她好。他还写了一封保证书交给蔡惠霞,保证自己永不变心。事已至此,蔡惠霞只好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也没有去报警。她寄希望于程的海誓山盟,毕竟女人的贞操在当今社会还是有很多人是在乎的。

为表示自己的诚意,程卫冬让自己的父亲找蔡的伯父谈。程向前对蔡伯父说,我们打个赌,如果以后我家儿子负了你家蔡惠霞,我赔偿15万元给你。若你家侄女不和我儿子结婚,你也必须赔偿15万元钱给我。不久,程卫冬同蔡惠霞专程赴江西拜见了蔡的生父生母。一段时间后,在程父的帮忙下,蔡惠霞被顺利地安排到了药店上班。2001年底,程卫冬与蔡惠霞领取了结婚证并举办了婚礼,程家终于如愿以偿。

觊觎财产落空,家庭矛盾四起

蔡惠霞老家的生父患有小儿麻痹症,丧失了劳动能力。蔡母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像这样的家境,一向讲究“门当户对”的程向前以前是看不起的。其实,程家与蔡家攀亲,还有另一个原因:程父看上了蔡家伯父是个有头有脸有财产的人,贪婪的本性告诉他有利可图。蔡伯父的三个儿子都在株洲工作,他家在攸县县城及株洲都有房产。程向前首先觊觎的就是他在县城的房子。

果然,蔡惠霞与程卫冬婚后不久,程向前便以为了他们今后好发展为由,提出要出资买下蔡伯父闲置在县城的房子。蔡伯父不知是计,便说,这房子是早几年购买的,你若想要,我也不按现在已升值的房价出售,你只要将当初的房款付给我就行了。程向前心中不悦,表面装作答应的样子,说要再考虑考虑。然后,神通广大的他找到房产登记处的朋友,查到了该房屋的资料。上面的税收款项证明了蔡伯父说的价钱是真实的。房产处的朋友还告诉他,这房子到现在已经大幅升值,买它绝对不亏。但程向前心中并不是真心想掏钱去买,他的本意是借此希望蔡家能拱手相送。在一次饭桌上,他有意无意地向儿媳妇说起,一般嫁女娘家都应有不菲的陪嫁。聪明的蔡惠霞知道他的意思,回家的时候对伯父说起。蔡伯父知道了程家“买房”的真正意图,顿时火冒三丈。不久,就将房子以市价转让了。程向前闻听消息后,大骂蔡家不够意思。从此,程家对儿媳的态度一天比一天冷淡。有时还指桑骂槐,对她颐指气使。矛盾在这个对金钱贪欲极深的家庭里逐渐滋生了,善良的蔡惠霞不知道更大的危机正在孕育。

家庭暴力下,妻子被逼疯

从此,蔡惠霞在程家本本份份,处处小心应对程家的百般刁难。希望通过对丈夫的爱,唤醒程家的良知。20024月,他们的儿子出世了。程家视孙子为掌上明珠,对儿媳的态度也好一些了。但是好景不长,年底国家对国有药材经营机构实行企业改制,将药店全部拍卖。程向前的一双儿女包括他自己都在药材部门工作,如果不买下药店,今后一家子的生计咋办?郑重思考了一段时间后,程向前决定,买下三个药店:一个规模大的给自己,一个中等规模的给儿子和儿媳,一个小规模的药店留给女儿。但是,买下这几个药店需要几百万的资金,到哪去凑这么多的钱呢?虽然程向前这些年积累了一些财富,但是把积蓄全部拿出来,还差一大截。于是,他发动女儿女婿亲戚朋友到处去借,但借来的钱面对几十万的窟窿也是杯水车薪。这时,程向前想到了蔡家。蔡惠霞的伯父不是很有些积蓄吗?何不找他想想办法呢?其实,经历了“买房”风波后,蔡伯父对程家已有所防范。当听说程向他借钱时,便借口说三儿子正在考“托福”准备出国,他的存款是为了供儿子出国留学备用的。在蔡家没有借到一分钱,程向前对此耿耿于怀。后来,凭着自己结识的大老板多,程向前从一老板处借得一笔高利贷,终于买下了三处药店。

按照事先的约定,程向前将一处药店交与程卫冬和蔡惠霞经营。但要求他们每年上交利润还债。从此,蔡惠霞便与丈夫精心经营起了这个药店,希望能够早日还清债务自主经营。但是程卫冬以前是在药材站的仓库工作,干的是药材加工炮制的活。对于如何经营药店,一是没有经验,二也受不了天天守着顾客营业的约束。他在参加工作之初,也曾经营过一年药店的门市部,却是以亏损告终。于是,买店后他只管调货,而是将药店全由妻子蔡惠霞打理,自己只在每逢镇上赶集顾客多的日子里帮帮忙。不久,平日里无所事事的程卫冬学会了打牌。开始时只玩些带小彩的,随着对赌博的上瘾,赌注越下越大,输了钱便从营业款里拿。妻子对他好言相劝,他都置之不理,有时还动手打她。蔡惠霞见丈夫沉迷于赌博,已经无可救药,只好对每天的营业款加强管理,让他没有对营业款下手的机会。这一招果然灵,没了钱的程卫冬有了一些收敛。可是,不到一星期他又“旧病复发”经常跑去赌博,还彻夜不归。没钱便到处借,到最后竟打起了调货款的主意。对妻子他更加嚣张,轻则恶语相向,重则拳脚相加。

有一段时间,儿子犯了病。蔡惠霞每天既要照顾儿子又要忙于药店的经营,累得腰酸背痛,有时连吃饭的时间也没有。程卫冬回家后,借口妻子对儿子照顾不周,对她大打出手。可怜的蔡惠霞被打得鼻青脸肿,身上腿上到处是伤,第二天还要强装笑颜营业。顾客问及伤痕的来源,她都说是自己不小心摔的。邻居对程卫冬施加给妻子的家庭暴力也有所察觉,但是清官难断家务事,也不便搀和。况且在当地农村,打老婆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人们也不好说些什么。

见没人敢管,没人敢对他怎么样,程卫冬打起老婆来更是变本加厉。他还到处妖言惑众,说这女人不听话不是个东西,就得修理修理。开始的时候,蔡惠霞还有些反抗,日子长了,便也麻木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惹丈夫不高兴了,她就会挨打。有时是莫名其妙,毫无理由地被打。每当程卫冬走过她的身旁,她都会不寒而栗。有一次,程卫冬调货途中手机被扒手偷了,蔡惠霞说了他一句,心情不好的他便将其暴打一顿。蔡惠霞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惹不起躲得起,一气之下她跑回了娘家。没了妻子的照料,程卫冬度日如年,只好跑到江西接她回家。父母对小两口吵架也不好多说什么,劝慰一番便让他们回家了。回家后,程卫冬对她又是一顿毒打。父亲程向前对儿子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还说,老婆不听话就得打,只要不打死就行。

在这样的家庭里,蔡惠霞忍受着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经常失眠,精神恍惚。终于在2003年精神失常住进了精神病院。

父亲怂恿儿子离婚,悲惨儿媳净身出户

蔡惠霞生病后,程家视她为包袱。特别是从医生处了解到治疗费用较高时,程家更后悔没有及早离婚。早在2002年下半年,蔡惠霞就闹过一次离婚,后来因种种因素没有如愿。此次生病,程家没人去看望照料蔡惠霞。蔡母只好丢下农活,赶来医院照顾她。面对已经不认识了她的女儿,母亲欲哭无泪。程家对她封锁消息,只字不提蔡惠霞发病的真正原因,只说是突然疯了。蔡母再傻也知道,好好的女儿如果不是受了强烈的刺激,不可能会精神失常。

迫于社会舆论的巨大压力,程家不得不筹钱为蔡惠霞治病。3个月后,在蔡母的悉心照料下,蔡惠霞康复出院了。院方交代,精神疾病的治疗与完全康复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做丈夫的程卫冬必须时刻多多安慰她,尽量别刺激她,这样有助于完全康复。而此时的程家,却在盘算着怎样尽早让蔡惠霞答应离婚。直接到政府部门办理离婚手续肯定行不通,程向前打听到,程卫冬作为蔡惠霞的直接监护人,在此情况下,政府是不会同意他们离婚的。唯一的办法是——协议离婚。

于是,程家对蔡惠霞说,这次蔡犯病是因为他们夫妻二人“八字”不合,“相克”,分开一段时间就行了。天真的蔡惠霞说,这还不容易解决,往后我住药店,程卫冬住家里就可以了。程母说,这样不行,必须隔远点。蔡惠霞知道他们说的“分开”是什么意思了,表示不同意。这时,程向前发话了,要你们分开是暂时的,等以后不相克了,就把你接回来。再说,这样做,我们也是为你好。事已至此,蔡惠霞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在程家的软磨硬泡下,她勉强同意了。程卫冬立即拿来一份离婚协议书,让她签字。蔡惠霞吃惊地说,分开住就分开住,干吗还弄这离婚?程母说,这是假的,必须这样做一下,“仙师”说了,不然就没用。看到蔡犹豫,程父也说,其实我们也不想这么做,但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权衡一下轻重,自己决定吧。蔡不知是计,只好在协议书上签了字。但她提出,想把儿子接到娘家去,也好有个安慰。程家慌了,连忙说,儿子还是放这边吧,你好安心养病。蔡不同意,程家商量了一番,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允许她带走儿子。就这样,蔡惠霞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带着儿子回到了娘家。一个月后,程卫冬依照父母的计策,到江西省看望妻子蔡惠霞,顺便找个理由把儿子接了回来。

随后春节就到了,为了稳住蔡家,正月初二程卫冬按照惯例到蔡家拜年。

精心设计的谎言,无知前妻太轻信

转眼就到了2005年年底,按照协议上的约定,程家必须接蔡惠霞回家并复婚。但是,程家当时设“计”的本意并不是真的想复婚。有什么理由阻止蔡复婚呢?唯一的办法当然是拖。于是程卫冬打电话给蔡惠霞说,他们当时订的和约,期限还要再延长一年。因为按照“仙师”的说法,他们的相克目前并没有解除,至少还要一年的时间。见蔡有些怀疑,程连忙说,一年很快就会过去的,已经等了一年了,不要前功尽弃。稳住了蔡惠霞,程卫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此时的蔡惠霞离开了程家,离开了儿子,她每天都是生活在漫长的思念中。这样的生活,让她度日如年。回想程卫冬以前那样虐待她,她的心中也没有恨。她认为这就是命,是她上辈子欠他的,必须用今生来还。更何况两人已经有了可爱的孩子,她坚信程家会看孙子的面,不会抛弃她。毕竟孩子没了生母,对他以后的成长不利。家乡的人看到她长期呆在娘家,也打听到了一些片言只语,但她每次都不厌其烦地告诉他们“仙师”的话。也有替她说媒的,她都回绝了,她在整天做梦,幻想着程家接她回去复婚。

变脸前夫另有新欢,善良少妇命丧黄泉

令蔡惠霞想不到的是,“协议离婚”后不久,程卫冬就在物色新的对象。先后谈了几个女朋友,都没有成功。有一次他在调货途中火车上认识了湖南凤凰的一位英语老师,条件不错,随即对她猛追。该女子已婚,但丈夫在北京工作。两人长期分居、感情淡漠。她轻信了程的花言巧语,答应了他的苦苦哀求,和他处起了朋友。程卫冬兴高采烈,志得意满,并在寒假将她带回了家欢度春节。

春节刚过,为了麻痹蔡惠霞,程卫冬照例在正月初二日赶往江西蔡家拜年。并在那里住了两晚,初四日返回。这两天,蔡向她提起复婚的事,程都是支支吾吾,叉开话题。蔡说想过来看看儿子,程也是以种种理由百般阻挠。为避免露出破绽,程于初四日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蔡家。

程卫冬离开后,蔡惠霞在家里想了一个星期,越想越不对劲。她按捺不住对儿子的思念,在未通知程的情况下,于正月十一日独自来到程家探视儿子。蔡的突然到访,让毫无准备的程家手足无措,他们向她隐瞒这位程卫冬新女友的一切消息。但是百闻不如一见,此时的蔡惠霞一切都明白了,她不明白程家为何这样欺骗她一个弱女子。当天晚上,忍无可忍的她终于和程家人争执起来。程家自知理亏,一言不发。蔡惠霞越想越气,提出了三条意见:要么按照当初的“和约”,与她复婚;要么真离婚,程家必须赔偿一笔钱给她;如果程家既不愿复婚,又不愿陪钱,那么儿子归她。复婚,程家自然是不愿同意的;离婚,程家也不愿出钱;儿子,当然也不能给她。蔡惠霞气不打一处来,怒叱程家人天良泯灭。她还提及,当初的“离婚协议”上曾有一条内容是,程家每月负担她800元的生活费。而“离婚”至今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程家却连一分钱也没有兑现。还有,在此以前,程卫冬以复婚为名义将她的存款、存单及黄金、白金首饰骗走了。既然程家对不起她,这些她都要拿回。

程家一直视钱如命,怎会答应蔡的条件?经过一天的苦苦思索,他们想出了一个恶毒的阴谋。第二天晚上,他们跟蔡说,可以兑现当初的承诺——复婚。但是“仙师”的“预言”对他们夫妻二人不利,必须想个办法破解。听说醴陵有一个寺庙很灵验,不妨到那里拜拜菩萨求个签,以后两人在一起就相安无事了。蔡不知是计,满心欢喜地答应了。暗地里,程向前授意儿子程卫冬,今后蔡肯定会仍然纠缠不放,不如趁此“做”了她!

第二天一早,程卫冬和蔡惠霞就上路了。一路上,心怀鬼胎的程一言不发。而蔡的表现则很兴奋,不停地跟程说这说那。她在天真地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毫未感觉一场夺命之灾正悄悄地向她袭来。

几十公里的车程很快就到了,二人来到了寺庙。蔡惠霞怀着极其虔诚的心态走进寺庙,拜完菩萨,他们每人求了一支签。返回的路上,蔡还向程说起,她求了一支上上签。那天天气晴朗,太阳很大。走着走着,二人都觉得很热。程提议说,不如在这山头歇歇脚,蔡同意了。时值正月,路上的行人很少,二人亲昵地相偎在山坡上。他们聊着聊着,为了复婚的事又吵了起来。蔡气愤地说,程其实根本就不愿意跟她复婚,一直都在欺骗她。程狞笑着说,这回你总算猜对了,随即拾起一块石头向蔡砸去。不料没有砸中,蔡还以为程在跟她开玩笑,也捡起一块石头砸在他的额角。程恼怒万分,又捡起石头重重地砸向她。一下,两下,……直到蔡昏了过去不再动弹了。然后,他紧紧掐住蔡的脖子。怕她还不死,程又解下她脖子上的围巾,狠命地勒住她的颈部。不一会儿,蔡终于断了气。程将蔡身上的现金和金饰品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杀了人,程卫冬的心里非常害怕。他想,怎样才能掩盖罪行?思索了一会儿,他找来了一些干草,盖在尸身上,然后逃离了现场。走出一段距离后,他想想还是不行,又租了一辆摩的,来到就近的加油站。打了10升汽油后,他又往回赶。

就在程卫冬离开杀人现场后不一会儿,一位行人隐约发现草丛中好像有一个人。拨开乱草一看,顿时被眼前的惨状吓呆了。行人连忙拨打了“110”报警电话。醴陵刑侦大队迅速出击,火速赶往案发现场。在路上,他们撞见了神色慌张的程卫冬,认为此人有重大嫌疑。立即兵分两路,一路继续向案发现场赶去,一路不动声色地跟着程卫冬。

此时的程卫冬,心里一直想着尽早焚尸灭迹,丝毫没有发现刑侦人员。快接近杀人现场时,程见前方现场有人围观,立刻感到大事不妙。猛一回头,发现了刑侦人员,立即扔掉油壶撒腿就跑。没等他跑出多远,两路刑侦人员向他包抄过去,在山脚下将他制服了。一桩特大杀人案,不到一小时就宣布告破。醴陵市公安局立即对程实施了刑事拘留。

悲剧带给人们的沉重思考:新型“买卖”婚姻带来的罪恶

在看守所里,程卫冬悔恨莫及。他声泪俱下地向干警哭诉,悔不该一时失去理智,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他最对不起的就是年仅4岁的儿子,一下子失去了双亲,对孩子的伤害太大了。干警问他有什么话要对父母说?他回答,现在他不愿提及自己的父母,是他们害了他的一生,他恨他们。

目前,这桩故意杀人案,还没有公开审理。程卫冬已被醴陵市公安局正式批准逮捕。

一幕不该发生的悲剧就这样发生了,此事留给了人们无尽的思考:在当今社会,新出现的借婚姻之名索取财物的“买卖”婚姻仍然存在。这是社会的一个“毒瘤”。贪婪会吞噬人们的良知,让人在金钱与贪欲面前迷失自我、丧失人性。不幸的受害者蔡惠霞的死也告诉我们:女性在面对家庭暴力及无爱的婚姻时,应该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一味地维系本已破裂的婚姻,只会让自己在暗无天日的深渊越陷越深。善良的人们啊,警惕吧!

(因涉及个人隐私,文中除受害人以外,均为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